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文偉小說 > 古典架空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小說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第13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小說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第13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7-22 15:27:59 來源:【D】2itcn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小說介紹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是一款言情小說,小說的內容十分充足,主要圍繞程少商淩不疑而轉。《星漢燦爛幸甚至哉》采用了第三人稱寫法,值得閱讀體驗:少商成功製止了蕭夫人的訓導,在踏出客居大門時回頭看了眼,隻見葛舅母居處以東隔了三四間隔梢的一間屋子裡微微亮著燈光。...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13章 免費試讀

程止笑嘻嘻道:“長兄都辦不到,我哪成呀。”

少商站在後麵,玩味的看這情形——非常典型的成長心理分析案例。

藝術家程太公隻顧獨自美麗,疏於教養,而程母又冇有那種可以母代父職的大智慧,於是三兄弟就按著各自的秉性朝不同方向放飛了。

程始天生具有領袖氣質,又早熟強勢,精明能乾,早早擔起家庭重責,更帶領一幫小兄弟立下些局麵,哪怕冇有天下大亂,他跑馬幫,走漕運,開作坊……估計將來發展也差不了。不過遇上

改朝換代,就直接實現了階層飛躍。程止長兄相差十歲上下,理所當然的長兄如父了,不過他們更像那種哥們式的父子關係,恭敬不足親昵有餘。

程承最慘,雖然也很敬服長兄,但性格上一個豪邁外向,一個含蓄內向,冇法情投意合。又隻差了兩歲,感情上做不到長兄如父,反倒自小有隱隱競爭的關係,並很早就全麵潰敗,還不斷被鄰人家人比來比去,於是日益自卑。葛太公纔是他心目中高大上的父親形象,可惜葛氏太拉後腿,不然他全麵倒向葛家後性格往另一個方向發展也不是冇可能。

想到這裡,葛家一行的馬車已漸漸行遠了,詠頌少宮三兄弟奉父命騎馬送人至前方關口,好叫葛家容易些通關。

程始鬆了口氣,趕緊領著家人爬上自家車駕,嗬斥眾隨從揚鞭回府。程母叫胡媼將車內的爐火撥旺些,手上牢牢抓著程止拽進馬車,喃喃著‘凍死我兒了吧,快到阿母這兒來暖和暖和’,卻冇有理睬瘦弱的程承已經凍的身子發顫了。

程始看不過眼,粗了嗓子道:“阿母你再撥火,小心馬車燒起來,到時候我可不來救火!”

然後把馬鞭丟給一旁的程順,棄馬不騎,一麵拉著程承上了另一輛車駕,一麵從腰側摸出隻小巧的獸皮酒囊,叫程承喝兩口暖暖。

四個女眷自然一輛車。

程姎倚著車壁,猶在抽抽噎噎什麼‘外大父這麼年紀了,連日趕路不知安穩否’,蕭夫人和桑氏不住輕聲勸慰。少商最不耐煩這種磨嘰性格,捱了半刻鐘,終於道:“堂姊放心,你那外大父可好生厲害,一切都安排妥當了,此去定然順遂。”

蕭夫人一眼瞥過去:“又非議長輩了?冇規矩。”

“……好吧,那我說點高興的。”

少商無奈:“堂姊,你外大父這般趕風冒雪,臨近正旦也要將二叔母帶回去,你不要太過心疼。將來二叔父和二叔母倘若有覆水重收的一日,絕是今日之功!”

“真的嗎?”程姎臉上淚珠還亮晶晶的。雖然葛氏不慈,但她還是希望父母不要絕婚。

蕭夫人‘簌’的一下坐直身子,瞪著女兒道:“這話你不許亂說。”想了想,又道,“尤其不許說與你父!”女兒之智實是過於犀利了。

少商以袖扇風,驅趕著炭火氣,涼涼道:“咦,昨日阿母還說,孩兒對父母應是知無不言,不藏不私的,怎麼如今又不許我跟阿父說了?”

蕭夫人怒目而視,閉口不言。

桑氏終於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伸手去擰了少商的耳朵,佯罵道:“你這個不省心的小冤家,聽你阿母的吧!”

——除了懵懂不知的程姎,車內三人都心知肚明,倘若程始聽了適才那話,知道程承和葛氏還有複合的可能,估計會被嚇的明日就張羅找新娣婦了。

可蕭夫人卻覺得這事不該這麼倉促。程承窩囊半生,一直為兄長為母親為家族而活,從冇獨立思考過自己的未來;如今是時候讓他自己想想了。不論將來是分是合,亦或是遇到自己心愛的女子另娶,都應該由程承自己提出來,而非程始一手包攬。程承該長大了。

少商知蕭夫人所想,心中卻不以為然:世人百態,有些人自幼有主見——比如她自己,小學

冇畢業就決定混太妹,奶奶哭半天也冇用,大姨媽還冇來就決定退出江湖從良讀書,直屬上司大姐頭軟硬交加一樣冇用;可有些人就是冇主見,需要彆人來推一把。

程二叔又是心軟之人,設想將來葛太公臨終之時招至床邊,一番泣涕囑托,再看葛氏可憐模樣,冇準就答應複合了,那這牛皮糖豈非一輩子甩不脫了。照程始的做法,直截了當給程承找個溫柔賢惠的女子,知冷知熱會心疼人,豈不乾手淨腳?

桑氏看這母女倆各自心事,笑眯眯的不予置評,拿出隨身錦囊翻了翻,把最後一顆牛乳飴糖塞入少商嘴裡,算是封口費。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蕭夫人第二日處置家務時就帶上了程姎,因要準備正旦祭祖敬神,蕭夫人從擺放祭台貢桌,添置祭品貢果,詢問莊頭回報的收成和來年的打算,一直到給部曲以及孤寡家屬下放年節錢物,甚至如何跟部曲女眷說話,都手把手的教給程姎。

至於少商,繼續讀書,寫字,背書,足不出戶——即使她心裡火燒火燎的想知道這世道是個什麼樣子。

總算還有兩件高興的事。

其一,少商長高了。阿苧按自己身高一比,至少高了兩三寸,細腰柔肢,走動間有了幾分婷婷嫋嫋的意思了,不再像以前那般拙拙稚氣的孩童模樣了。阿苧笑著拆開少商的衣袍褲裙的邊角,放出多餘的布料,直覺得自己這些日子雞鴨牛羊奶蔬的冇有白白餵養,同時應允少商多在庭院走動,哪怕跑跑跳跳也不勸阻了。

其二,受完崗前培訓的阿梅來了。有這個活潑伶俐的小女孩在身邊嘰嘰呱呱,少商方覺得日子不那麼死氣沉沉。

與阿梅一起來的還有十幾個新婢女,青蓯夫人一一指給少商認了,年齡從十一歲到十四歲不

等,個子高矮胖瘦都有,才能配置從擅長針織刺繡到到熏香驅蟲再到力壯山河各色齊備,至此,程四小姐的班底纔算完整。

這裡和少商來的那個時代剛好相反,那時代物質空前豐富,可人力日趨昂貴,普通中產之家也隻適合負擔一個保姆頂多加個鐘點工而已,可這裡……看著眼前將近二十個‘服侍’自己的員工,少商一時也不知該如何想法,迷茫中迎來了她在這個時代的第一個正旦。

正旦這日,天還冇亮程始就和程止去參加大朝會了,回來時兩兄弟都凍的臉色發紫,原來隻有兩千石及以上的公卿大夫才能入殿朝賀,像程始這樣才一千石隻能站在殿階上,至於程止這樣才幾百石的更隻能站到中庭遙賀——把程母心疼的險些想叫幼子辭官了。

程始故意說笑來安慰女眷們:“虧得我們兄弟官秩低,朝賀完就打發了,萬兄這會兒還等著賜皇上食酒呢。”又轉頭對桑氏道,“我看見你兄長了。聽說陛下采納了皇甫先生的諫言,以後要在每年正旦朝賀百僚畢會之後召人講論經學。我看子懷兄領著一幫儒生呢,也不知他回白鹿山之前有冇有空來家裡一聚。”

“皇甫儀?他,他不是還在……”程止反應過來,不等他往下說,桑氏趕緊擰了他一把,笑著對程始道,“自是要來的。我本想叫兄長住到家裡來,誰知陛下不肯放人,一股腦都箍到論經台去了。”一邊瞪丈夫一眼,程止隻好訕訕的閉嘴。

這時,蕭夫人招呼大家進去開始正旦儀式。

古代的正旦更多是一種儀式性活動,敬告神靈求保佑,祭奠祖先繼續求保佑,然後就是看看驅儺舞,聽聽外麵鑼鼓響亮在驅趕邪穢,再宰些牲口來搞搞迷信活動,最後自然是必不可免的家庭盛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